AI占星师:生成式人工智能迎来了数字通灵的下一个阶段

资讯6个月前发布 hiailand
392 0 0

编者按:在算数和算法之间选择了算命,在求人和求己之间选择求佛,是当代年轻人最真实的写照。“占卜”、“算卦”这门古老又神秘的玄学借着人工智能的爆火又四处开花,未来AI与占星的充分结合,将实现用算法来解释神秘玄学。本文来自翻译,希望能对你有所启示。

AI占星师:生成式人工智能迎来了数字通灵的下一个阶段

十年前,我用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薪水去见了一位占星师。在一个摇摇晃晃的楼梯的指引下,我走进了她在阿尔法贝特城的公寓,一个穿着前卫服装的古怪女人迎接了我的到来(她在20世纪80年代搬到纽约,似乎还生活在那个时代)。然而,当占星师开始为我占星,并递给我一份33页的占卜结果时,这种令人迷醉的玄学感很快就消失了。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热衷于讨论占星术话题的家庭,我对自己大部分星座位置都了如指掌。我去那里是希望能获得一些我在网上无从得知的东西,以更好地做出改变。

再快进十年,我们正处于一场精神革命之中。占星术和其他精神实践在互联网上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许多工具都将人工智能作为超自然过程的一部分。当我向占星应用Co-Star的首席执行官巴努·古勒(Banu Guler)讲述我的故事时,她提醒我,当我去占星师的公寓时,我并没有获得任何精神层面的体验。她说:“你可能会因为阅读而获得精神上的体验,但他们并没有给你精神上的体验——这不是交流的目的。事实上,这种交换是一种新的信息,一种评估当下情绪的方法。阅读在本质上与精神实践是两个不同的过程。”

占星术的第一个数字时代从20世纪70年代一直持续到21世纪初,伴随着占星术图表绘制软件的发展,以及苏珊·米勒(Susan Miller)的占星术区(astrology Zone)等个人网站和Astrodienst (astro.com)等占星术公司的出现。2010年至2020年,Tumblr和Instagram上出现了占星术表情包,占星术初创公司也大量涌现。新冠疫情结束后,随着大型语言模型的成熟和发展,新工具正在颠覆每个行业。在这一时期,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一种强大的工具,它可以在虚无缥缈和有形有质之间找到新的联系,引导我们关注我们可能忽略的关系,并有望将我们带到更高的层面。

10年前,我使用Matrix软件来占卜,该软件由程序员兼占星家迈克尔·厄尔怀恩(Michael Erlewine)于1977年创立的。Matrix Software和2017年成立的Co-Star都会根据用户的出生时间、日期和地点的行星微妙交点为用户提供定制的星图分析,而Co-Star的占星解读则更为全面,还会动态更新解读,并以诗意的笔调撰写星座运势、占星解读和互动问答服务,与时尚、现代的受众群体产生共鸣。Matrix Software(矩阵软件)这个名字呼应了上一个数字时代人与计算机之间的疏离感。然而,在这个人工智能时代,语言已成为与人类用户建立联系的一种日益重要的方式。

早期,Co-Star通过让作家训练“人工智能宠物”(AI Pets)来找到自身文学风格,这是公司内部开发的大型语言模型,并根据他们自己的文本信息进行训练,始终将个人声音与自动发送相结合。这些应用程序的成功得益于“伊莱扎效应”,即人们将计算行为人性化,并形成情感联系。该效应以第一个聊天机器人Eliza命名,Eliza创建于1966年,能像治疗师一样对人类的输入做出反应。虽然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个例子再今天作为一个警示故事再次出现,但通过外部“大师”的视角与自己对话,可以帮助你准确定位自己的信念。

例如,BibleGPT接受了《圣 经》教义的培训,并以互动网站的形式呈现,用户可以在其中提问(“上帝希望我发送这封电子邮件吗?”),并收到《圣 经》的回应。也许这个工具可以帮助精通技术的基督徒提高他们的实践水平,或者通过将不同的部分彼此并列,提供对文本的新解释。

大型语言模型会为用户提供来自想象中的牧师、拉比或斯瓦米的反馈,承诺让你足不出户都能享受到“精神”体验。正如人工智能研究员希拉·艾森伯格(Shira Eisenberg)指出的那样,未来的模型可以根据任何文本进行训练,无论是宗教文本还是其他文本。问题就变成了,你会选择与哪个模型进行交互?艾森伯格假设,总有一天,每个人的基本模型都会根据自己的价值观进行训练,并补充说,这将导致不同人的设备之间在信息和建议方面的冲突。然而,这与屏幕外的神学对话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一切都取决于你是否相信它们,但如果你相信,它可以成为支撑你信仰的一种方式。

我用CHATGPT根据我发表的作品来猜测我的星座。最初,它拒绝了我(猜测星座是一种投机行为,作为一个大语言模型,它无法准确预测结果)。然而,我继续输入,让它知道我对它说的一切都持保留态度,之后它以惊人的准确性确定了我的上升星座和金星星座,尽管它猜错了我的太阳星座。它最不愿意猜测的是我的月亮星座,这通常被认为是一个人“真实”自我的标志。但它最后还是大胆地推出了我的月亮星座是天蝎座,这是一个以激情而闻名的星座,这种特质也反映在我创作的情感类作品中。

1978年发表的一篇被广泛引用的论文《为什么占星术是伪科学》(Why Astrology is a Pseudoscience)的作者哲学家保罗·塔加德(Paul Thagard),他在ChatGPT上查看了自己的占星术后说:“当然,这都是胡说八道。占星术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他补充说,“它与我们从物理学和生物学中了解到的完全不相容。

希拉里·瑟斯顿(Hilary Thurston)不同意这种观点,她在TikTok上被称为“塔罗学家”(the Tarotologist)。她从批判的角度看待占卜,关注能与个人产生共鸣的东西,而不是评估来自外部神灵的信息。作为一名批判性心理健康和成瘾研究的博士候选人,一名拥有10年经验的社会服务顾问,以及一名自学成才的塔罗牌阅读者,她写道,占星术是一个测量和预测自然世界模式的系统,有数百年的数据支持。网上充斥着丰富的占星学内容,这使其成为大型语言模型分析的诱人目标,并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将尚未被广泛理解的模式联系起来的机会。她说,ChatGPT能够正确猜测我的一些星座,这更多地说明了人工智能整理和呈现已经存在的信息的有效性。

然而,选择是否相信占星术的有效性,在某种程度上是存在争议的。即使没有百分之百的确定,找到一个模型来指导我们度过这个技术转折点的愿望是一致的。

随着人工智能进军精神实践领域,它将通过花时间询问内省问题并接受反馈的个体,为更广泛的心理学理论词汇做出贡献,类似于谈话治疗的风格,允许参与者透露他们对自己的真实想法。它将提供新的、个性化的技术使用方式,使我们成为更强大的沟通者。不管你认同哪一种信念,慢下来并提出问题的做法可以让我们加深与自己的关系,并为未来的不确定性做好准备。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