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主播剑指新闻播报版TikTok,「下一代媒体人」如何应对AI时代拷问

资讯4个月前发布 hiailand
231 0 0

近期一个美国媒体初创公司 Channel 1 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段演示版AI新闻报道视频再次引爆新闻界的热烈讨论,和之前的AI主播一对多报道模式不同的是,Channel 1 计划让用户来选择看哪些新闻报道,要做新闻频道里的 TikTok,真正把“观众”变为“用户”。

生成式AI的出现正在迅速改变新闻媒体的运作方式,对编辑、记者这类岗位的媒体人也带来了极大的挑战。战略传媒公司Green Target一项针对100名新闻学生和年轻记者的新研究《下一代记者:应对虚假信息、人工智能和新闻业的未来》,揭示了下一代媒体专业人士对人工智能的预期以及他们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本期和大家分享海外最新关于下一代媒体人的相关动态和研究洞察。

AI主播剑指新闻播报版TikTok

据报道,Channel 1 成立于 2023 年,由制片人兼导演 Scott Zabielski 和技术企业家 Adam Mosam 创立,专为全球发行而设计,视频输出根据观众的偏好及适配语种发生变化,定位为“为用户提供一种新的、更个性化的观看新闻的方式。引入一个由生成式人工智能支持的个性化全球新闻网络。

Channel 1 和传统新闻频道一个很大的不同点:传统新闻的运作方式是向观众提供标准化的播报,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接收到的都是相同的一两个小时内容。但 Channel 1 不打算这么做,他们想让消费者自己选择观看哪些新闻报道。换句话说,他们要做新闻频道里的 TikTok。

他们的 AI 新闻节目预计将于 2024 年 2 月份在 X 等流媒体服务平台上线,同时也会在 FAST 和其他传统平台上推出。目前在其官网和X平台推出其第一个时长22分钟的演示集。

可以看到和之前的AI数字新闻主播不同,Channel 1演示集中主播的动态表现和声音非常逼真,从体验上已几乎做到“以假乱真“。

Channel 1 收集世界各地“可信来源”的人类报道,然后将其重新包装为完全叙述、托管和编辑的新闻故事。联合创始人Mosam 说“如果我们每天能生成 500 个故事,并为你选择合适的 9 或 10 个,那么我们就能更好地为你提供信息,在你分配的时间内向你展示你正在寻找的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应用将了解观众的偏好和习惯。“如果播财经新闻,也许我们会报道你持有的股票或你感兴趣的领域。如果播体育新闻,也许内容就是你最喜欢的球队。”

除了创建视频片段和图像以配合报道外,人工智能还可用于将目击者报道翻译成任何语言,持原始说话者的声音特征并适配口型与表情。

Channel 1频道还提供自己的分析见解,他们开发了一种独特的新方法来衡量情绪,具备近乎实时的读取和分析数据能力。 比如,Channel 1频道可以分析 X 平台上关于Cybertruck的30,000条推文,然后根据用户使用的表情符号,对这辆纯电皮卡发表自己的观点。

AI主播剑指新闻播报版TikTok,「下一代媒体人」如何应对AI时代拷问

Channel 1 即将开播的消息令全美记者感到震惊,他们既担心 AI 新闻主播让假新闻变得更猖獗,也担心 AI 主播对人类主播造成冲击。创始人Zabielski 在接受采访时回应说,该系统的目的是取代那些只会照着提词器念稿子的主播,而不是真正的记者。它为非出镜记者提供了一种展示自己作品的方式,包括为他们创建虚拟化身,让他们在镜头前展示自己的作品。

换句话说,Channel 1是在获取真实素材的情况下,为新闻主播和记者提供了一个超写实的动态视频数字分身,让程序化的播报不再占用这些传媒高端人才的宝贵精力和时间。

如果说之前的AI数字人的表现力还有机械化等明显的AI痕迹,让业界持观望态度。那么类似Channel 1 的应用一旦普及,未来希望打造个人品牌的媒体人在视频化平台将可以24小时在线,能获取充足素材支持的新闻团队将都可以实现一个个性化服务的新闻频道。

AI厂商正在进入新闻编辑部

今年7月,关于“谷歌研发了一款名为Genesis的AI记者助手”的一条新闻在媒体圈“炸了锅”。

据悉在测试期间已在为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在内的主要新闻机构提供使用,据称可以实时接收最新消息,并自动生成新闻稿件。

尽管美联社、彭博社、纽约时报等传媒巨头早已启动AI在财报资讯、数据新闻方面的探索应用,但业界的认知一直是“新闻自动化”只适用于结构化的新闻类型,对于叙事性的新闻报道,AI还难以替代人类记者。

大模型厂商下场推出AI新闻助手则在语义生成上更进一步,一定程度上可以根据新闻六要素5W+1h来生成一般性的事件报道。 比如接收时事信息之后,通过AI技术自动生成稿件,主打一个快准狠。在标题制作上,Genesis可以帮助记者起多个标题,并且探索不同的写作风格,从而做到不断提高新闻工作者的工作效率。

想来,未来编辑审核的工作将更加重要,记者则可将主要精力投入高品质的深度报道中。

AI在为媒体人提效的同时,同时也带来滥用AI的潜在风险。 一个多月前,微软Microsoft Start新闻聚合器因自动生成的一项民意测验引发民众公愤。

Microsoft的新闻聚合服务在《卫报》关于21岁水球教练莉莉·詹姆斯(Lilie James)死亡的报道旁边发布了自动民意调查,她在悉尼的一所学校被发现因头部严重受伤而死亡。

这项由人工智能程序创建的民意调查问道:“你认为这名女子死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然后,读者被要求从三个选项中进行选择:谋杀、事故或自杀。

读者对这项民意调查表示愤怒,该民意调查随后被撤下。截至周二上午,对已删除调查高度批评的读者评论仍然在线,一位读者写道:“这一定是我见过的最可悲、最恶心的民意调查。“

《卫报》首席执行官安娜·贝茨恩在一封写给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的信中,概述了她对由人工智能生成民意调查的担忧。她表示,这一事件可能给詹姆斯的家人带来困扰,并对《卫报》及撰写该报道的作者造成了“重大声誉损害”。

AI如何影响下一代记者

媒体人如果能够正确的使用AI,的确可以提高新闻报道相关工作的效率。战略传播公司Greentarget一项针对100名新闻学生和年轻记者的新研究《下一代记者:应对虚假信息、人工智能和新闻业的未来》发现,未来的记者对人工智能的看法以及它将如何影响该行业存在分歧。

许多新一代记者已经开始利用人工智能平台支持自己的报道。超过一半的受访者(52%)使用人工智能工具进行翻译,43%的人使用人工智能进行撰写,39%用于研究,21%表示他们使用人工智能编辑工具。一些人表示他们使用人工智能来提高生产效率或检测和打击错误信息,包括数据分析、照片处理和视频编辑。

AI在新闻业应用落地的持续推进,将媒体人置身于水深火热的时代拷问,下一代媒体人需要充分了解人工智能的潜在的陷阱、风险及重要性。比如除了虚假信息外,新手记者可能因为使用人工智能生成而失去亲自完成工作的培训益处。

“你会看到很多建议说,人工智能可以提供一个很好的初稿,”德保罗大学传播学院高级专业讲师、前《华尔街日报》记者艾米·梅里克(Amy Merrick)告诉我们。“但撰写的行为会完善你的思维,所以如果你跳过这部分工作,结果肯定会更肤浅,你将会有更少的原创见解。”

鉴于记者通常的工作方式与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工作方式之间存在差异,这种教育至关重要。例如,新闻报道的基本技巧——现场报道、专家访谈和整合信息——需要人际互动、解决复杂问题和明智的判断力。记者们依赖他们的信息来源网络、公共关系联系人和信任的专家来验证和获取信息,并发布有益的、及时的报道。

另一方面,生成式人工智能平台使用机器学习算法,并针对庞大的数据集进行训练,使它们能够根据以前的内容模拟出新的内容以应对提示。虽然这使它们成为一个强大的摘要和解释工具——并且技术仍在不断演进,但这些平台能否进一步获取准确、可归因的信息以应对突发新闻报道或调查性新闻报道,目前尚待证实。

结语

虽然人工智能可以成为记者的有用工具,但必须谨慎使用并进行适当培训,以确保下一代记者具备与新技术协同工作所需的技能和工具,同时避免担忧公众反对由于技术使用而可能引发的错误。

德国记者协会(DJV)强调,人工智能的使用必须成为记者培训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呼吁媒体公司开设包括AI误用在内的相关培训。《金融时报》最近表示,他们将为记者开设关于如何使用生成式AI发现新闻的“大师班”。

今年5月,《金融时报》发表公开信,主编鲁拉·哈拉夫表示,新人工智能时代的《金融时报》新闻将继续由各自领域中的佼佼者进行报道和撰写,他们致力于准确、公正地报道和分析世界的本来面目。 在AI创新方面亦会持续探索协助记者完成挖掘数据、分析文本和图像以及翻译等任务。

正如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的首席数字官阿坦·斯蒂凡诺普洛斯所指出的:“5年内,互联网上90%的内容都将包含某种形式的人工智能元素。但是,值得信赖的新闻来源应该也有机会脱颖而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德外5号”(ID:dewaiwuhao),编译作者:王一婷、位从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