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爽OpenAI的马斯克,决定亲自教Altman做AI公司

资讯3个月前更新 hiailand
379 0 0

马斯克是个Jerk(混蛋)。”“OpenAI应该向公众解释他们罢免Sam Altman的原因。如果事关AI安全,那将会影响全世界。”

关于马斯克和Sam Altman的恩怨情仇,在科技圈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过去半年,从围观吃瓜OpenAI的「政变」到亲自下场成立xAI,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持有风险意识的马斯克在公开场合一直秉持着自己的「AI末世论」。

从7月正式成立自己的人工智能企业xAI以来,马斯克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科技圈的关注。人们一方面期待xAI如何走出一条区别于OpenAI的路,另一面也对马斯克所描绘的愿景抱有困惑,毕竟OpenAI珠玉在前,马斯克如何解决人工智能的安全问题,在商业化与伦理中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01、xAI这半年:与X加速整合,学Anthropic们的特殊结构

据The Information最新的报道,马斯克在今年7月创办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xAI 在11月底提交给美国内华达州的一份文件中显示,xAI注册成为了一家营利性的共益企业(Benefit Corporation),xAI的总体目标则是「对社会和环境产生实质性的积极影响」。

不爽OpenAI的马斯克,决定亲自教Altman做AI公司

所谓的「共益企业」其实一种第三方非营利组织的企业认证标签。共益企业不仅仅关注股东利益,还关注包括员工、社区或环境等在内的其他利益相关者。同时还要在问责机制和公开透明的标准上,保证上述使命的一致性。

在美国,作为一种近年来兴起的新商业公司形态,共益企业这一概念不仅非常热门,而且已有相当数量的州对该类型公司立法。

人们所熟知的OpenAI的最大竞争对手——Anthropic就是一家共益企业,Anthropic的目标就是「构建可靠的、可解释的和可操控的AI系统」。

xAI之所以走上与Anthropic类似的路,背后与马斯克的人工智能愿景息息相关,毕竟马斯克一直是「AI末世论」的持有者。

除了「共益企业」的定位外,为了更好的治理,实现使命的统一,Anthropic在治理结构的设计上也选择绝对不把权力放在一个篮子里。在Anthropic所设计的「长期利益信托」的治理结构中,为了监督董事会的决策是否符合全人类利益,Anthropic外设一个信托机构对董事进行监督,该信托机构由5名没有利害关系的独立受托人组成,他们有权决定董事会的多数席位。

隔壁经历了政变的OpenAI尽管不是「共益企业」,但过去一段时间也将改革对准了「安全」。上周,OpenAI制定了一个框架来解决其最先进模型的安全性问题。除此以外,OpenAI还成立了一个咨询小组,负责审查安全报告,并将其发送给公司的高管和董事会。虽然高管会有权决策,但董事会可以推翻这些决定。

OpenAI确实在改变,但马斯克也没闲着。今年12月初,在xAI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份文件显示,xAI正计划出售股权以换取总计10亿美元的资金。

除了「找钱找人」外,xAI一方面在治理结构上尽力规避权力集中的风险,另一边马斯克也将其迅速整合进X平台中。

自7月成立以来,11月初,xAI发布第一款产品聊天机器人Grok,马斯克就表示「Grok在很多重要方面,都是目前最好的AI机器人。」12月8日,Grok宣布对X Premium+用户推出,每月花16美元就可以使用Grok了。

不爽OpenAI的马斯克,决定亲自教Altman做AI公司

xAI在此轮AI大模型竞逐中之所以如此迅速,有三点关键原因 :一是Grok本身与X高度绑定,在数据与场景上有先天优势。二是马斯克的人工智能安全观,得到了来自DeepMind、OpenAI、谷歌、微软等技术公司的人工智能科学家们的拥趸,从他们两个月训出330亿参数的大模型就能看出。三是,算力储备。xAI背后是特斯拉所构建的算力网络,马斯克此前就曾点赞了「Grok较低精度的量化版本可以利用本地计算在特斯拉上原生运行」。

而此次下场仿照Anthropic为xAI设立新的公司结构,似乎也再一次对准了OpenAI和Altman,毕竟在公司治理上,Altman还没有给出好的成绩。

02、马斯克的人工智能观:为了安全,也为了全人类

“怎样才能让人工智能变得安全呢?”这是马斯克一直苦苦思考的问题。

在不爽Altman和OpenAI前,马斯克已经不止一次与「AI乐观派」隔空互怼。2017年,马斯克曾转发一篇名为《扎克·伯格炮轰埃隆·马斯克,指其对人工智能的排斥态度「非常不负责任」》的文章,并表示:「我已经和马克聊过这事了,他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有限」。

而在过去的公开场合间,每一次提及AI,马斯克的态度似乎都很一致——「AI很危险,必须要监管」。而作为OpenAI启动时的「贵人」,马斯克也曾和Altman说过:“我们的目标是提升人工智能安全发展的概率,人类将从中受益。”

不爽OpenAI的马斯克,决定亲自教Altman做AI公司

或许是因为失望,或许也是这位科技名人不愿意错过这轮技术浪潮,打败对手的最好方式,或许就是加入他。在《埃隆·马斯克传》中,马斯克承认,在打造chatbot上,一开始肯定会落后于OpenAI,但他相信,特斯拉的工程师们在现实世界里积累的人工智能能力更强。

“想象一下,如果特斯拉和OpenAI必须交换任务,他们来制造自动驾驶车辆,而我们来制造大语言模型聊天机器人,谁会赢呢?当然是我们。”

在外界看来,特斯拉是一家车企,但在马斯克眼中,特斯拉超越车企之外的价值其实是被低估的。「特斯拉应该被看做是一个由几十家科技创业公司组成的集合,而这些公司中许多都与传统汽车行业没有关联。」马斯克曾这样说。

而复盘马斯克的AI布局,从个人投资了DeepMind,再到参与OpenAI的众筹,再到创办自己的脑机接口公司,更别说特斯拉围绕人工智能软硬件一系列的布局……「硅谷钢铁侠」又如何甘愿只是给Altman做背景板呢?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故事,似乎表明了马斯克的这种情绪。今年《时代》杂志评选出的「年度人物」是美国流行音乐天后泰勒·斯威夫特,马斯克在X平台上表示祝贺后,开玩笑道:“获得这个奖项后有人气下降的风险。这是我的经验之谈。”而2023年,《时代》首次评选出年度首席执行官(CEO of the Year),这个奖项的获得者是Sam Altman。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基研究室”(ID:gh_cef05ac13977),作者:山核桃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