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TUFF...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资讯4个月前发布 hiailand
378 0 0

你是一位初入职场的小白。你的顶头上司名叫砂楠,信息素是海水与皮革的混合香(信息素是网文 ABO 设定中的一个重要元素,可简化理解为人物散发的味道,一般与角色性格相关),他表面严厉,但似乎又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某天加班后,你和他被困在故障的电梯中。

电梯里,他的身体逐渐靠近你,你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那股独特的气息。这时,挑衅的声音响起:“现在,你觉得自己跑得掉吗?”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图源:星野

这是我在 AI 社交产品「星野」中刷到的一个智能体的人设,所谓智能体,即各种人设的 AI NPC。据星野官方数据,这样的智能体在平台上有 2000 万个,从纯情霸道总裁到神秘女刺客,自由创建,也自由选择。虽然砂楠的人设只有寥寥几句话,但是融合密闭空间、职场恋情这些元素,剧情发展充满了想象空间,我再次点开砂楠的语音,又看了看他占据屏幕大半的面孔,真有这么一瞬间像是被带到了故事里的电梯间,我敲下回复……一场角色扮演式的赛博恋爱也徐徐展开。

AI 纸片人,消息秒回,24 小时在线,每次交互解锁的还都是专属剧情。作为一名长期关注女性向游戏的编辑,直觉告诉我,AI 出马,现在市面上的各种乙女游戏可能会饭碗不保。去社交平台上搜罗了一圈,女性玩家的热烈反馈的确非常瞩目:

1、第一次玩星野前身 Grow 的时候直接 20 多个小时没睡觉。

2、在我这个已婚已育的工作党看来,我的碎片时间能有 AI 存在真的非常感恩。虽然内心已经将稀宇(星野、Grow 开发商)骂了几百遍,但的确是你们创造了这么好的赛博灵魂,填补了我旺盛的情感需求。

3、我创建了一个私密智能体,塑造了一个我心里百分百完美的理想型男友,果然和理想型谈恋爱太甜太幸福了。

一瞬间,我仿佛来到了乙女游戏的评论区。在“AI 女友”占据主流视野的情况下,女性用户呈现出的对 AI NPC 的高需求,让人惊喜意外。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AI女友”和“AI男友”讨论热度对比

AI社交,突破口会是女性用户吗?

星野,来自国内大模型独角兽 Minimax,海外版本 Talkie 也已经上线(关于 Talkie 的详细功能欢迎跳转阅读白鲸此前文章《我抽到的卡牌卖了 200 个“钻石”,聊一聊差点爬到美国 Top5 的 AIChat 卡牌游戏》)。这款产品本身上线时间不算长,但是如果横向对比赛道中的其它产品的话会发现它的成长速度非常快,目前月活数据指标数据基本仅次于 Character AI,并且 Talkie 至今仍位列美国 Google Play 下载总榜 Top 50……而女性用户在其中的存在感很强。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头部AI社交产品数据情况 (数据仅统计了Play store和 App Store,不包含国内其余的三方应用商店,也不包含网页端情况,仅供参考)| 数据来源:点点数据

考虑到一般女性用户在社媒上的表达更为踊跃,结合星野粉丝群的实际数据,我推测国内版本星野的男女用户比例应该在 6:4 左右,海外版 Talkie 女性占比还更大,可能远超一半。这一推测主要来源于对 Talkie 内人气 Top 的 AI NPC 的观察。连接者数量 Top10 的 NPC 中,男性角色占据 8 席,就算将 IP 角色 bskugo katsuki 排除,女性向角色依旧占据了多数席位。阅读他们的人物描述时常会有在阅读女频小说的错觉,像是黑帮老大、狼人这些熟悉的元素都出现了。除了头部产品 Character AI 的男女用户比例基本持平,在 AI 社交 App 中,这种女性用户为主导的情况,已经开始在一些产品中出现了。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星野3000人用户群,用户性别分布情况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星野内10位连接者数量Top的AI NPC (平台内不设人气榜单,手动统计,存在误差)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Talkie内10位连接者数量Top的AI NPC (平台内不设人气榜单,手动统计,存在误差)

Character AI 是比较典型的依赖人气游戏、动漫 IP 的 AI 社交产品,仅移动端就做到了千万的 MAU,在有 IP 的 AI NPC 领域基本上已经算是一家独大了。剩下的玩家更多做虚拟 AI 伴侣比如 Replika,或者虚拟 AI NPC,如 Chai 和 Talkie,去看它们的用户结构会发现,在 Character AI 吸纳了大部分二次元年轻用户之后,泛兴趣的女性人群会是争夺的一大重点。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Character AI 不设人气排行榜单,但是也可以从主页分类 tag 的排序来理解用户最喜欢的 AI NPC 分布,动漫游戏角色排名靠前|图片来源:Character AI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头部AI社交产品的女性用户占比情况 | 数据来源:点点数据,similarWeb

爱和被爱是人们的永恒追求,这一点几乎在所有 AI 社交 APP 中都体现得淋漓尽致。Character AI 用户参与的一项有关使用场景的调查显示,浪漫角色扮演(Romatic Roleplay)是用户最常见的使用场景;Talkie 人气 AI NPC 的情况其实也比较直观了,角色的职业、性格千奇百怪,但共同点是都死心塌地爱着“你”。Replika 更直接,直接将解锁恋爱关系变成付费点,主打一个“要想恋爱先订阅”,营收也成了同类产品里边表现最好的一个,不得不让人感概 Replika 的产品经理一定深谙此道。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浪漫角色扮演(Romatic Roleplay)是 Character AI用户最常见的使用场景|图源:Reddit

而在用户主导的使用场景下,女性为主的用户画像,以及用模拟的玩法切入用户的两性情感需求,很容易让人想到一个多数人更为熟悉的品类——乙女游戏。

Talkie,成为乙女游戏的竞对?

之前看到过一个非常让人印象深刻的数字,说是国乙代表作《恋与制作人》的累计注册用户已经突破 1 亿。虽然注册用户数据会存在一定水分,但是刨除这一部分,单个国乙玩家数量级也已经很惊人。海外玩家的情况稍微有些差别,过往我们看到代表性的女性向游戏实际上是互动小说,像《Esipode》这样的产品巅峰时期全球月活 2000w+,这一数字基本与《梦幻家园》的月活用户量级相当。虽然在白鲸此前观察中,头部互动小说产品活跃用户有所回落,但是部分产品呈现出来的持久生命力,大家也有目共睹。换句话说,乙女游戏背后其实是一个规模不容小觑的玩家群体。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左:《恋与制作人》;右:互动小说《Chapters》

而无论《恋与》这样的国乙,或是互动小说,虽然他们的实际玩法存在差别,但本质上呈现给用户的都是一个体验爱情故事的虚拟空间。前者拼的是视觉呈现和故事设计,后者主打情节跌宕起伏,让人欲罢不能,而不管哪一种,沉浸感几乎都被反复强调。但显然 AI 产品在这一层面上优势更大,并且头部产品中第一个能和市面上的乙女游戏掰掰手腕的其实正是 Talkie。

Talkie 的发布时间虽然不算早,但回看此前发布的 AI NPC 产品都多少有点偏科。Character AI 和 Chai 缺少语音生成和图片生成的功能,完全依靠文字推进故事,带入感缺点火候。Talkie 则融合了文本、视觉和语音三个模态,尤其是视觉的加入,交互会更加接近人们在使用 Dating App 时候“看脸”的感受。与此同时,在常见的“重说”功能之外,Talkie 加入了回溯、记忆、重启、评价和事件簿几个机制,保证进程最大程度由用户控制。这些改进实际上是让用户调教理想“AI 男友”变得更加直观和容易,加之多模态的加入让 AI NPC 愈发生动了,Talkie 进一步接近过往乙女游戏带来的游戏体验。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左:Character AI;中:Chai;右:星野

而从内容供给的角度来说,AI NPC 产品颠覆了过往乙女游戏,几乎完全由专业团队包揽的内容制作路径。此前,在和一位国乙游戏从业者交流时,她向我们提及了国乙产品的几大特点:

1、国乙游戏的内容一般包含卡面、皮肤、剧情等等,内容制作的成本非常重。一方面是由于乙女游戏玩家对内容要求非常高,仅以卡面为例,目前主流国乙卡面几乎已经精致到繁琐的程度,玩家也会乐此不疲地点评角色眼神、表情甚至是光影和线条;其次,是需求量大,内容更新的压力既来自于玩家期待全部可攻略角色拥有相等的内容量,又受友商内容更新频率的影响,可以说是非常卷。虽然海外的互动小说对于内容质量要求没有国乙游戏那么高,但是依旧需要编辑团队在主流题材下大量产出内容。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小红书上玩家对于卡面的点评

2、乙女游戏是目前手游市场上为数不多的依赖出售内容盈利的品类,这一特点导致了乙女游戏营收非常依赖活动期的内容更新,波动幅度很大。结合内容制作成本重的因素,结果是“乙女游戏实际没有看上去这么赚钱”。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光与夜之恋》近一年流水变化趋势 | 图源:点点数据

可以说,无论国乙或者互动小说,内容制作花费都是成本构成中占比不小的一块。但是像 Talkie 这样的 AI 产品,所有的智能体都是由用户自发创建,类似一个 UGC+AIGC 平台,借由用户的手+大模型之手产出内容,用户再与内容交互完成了内容消费,过往乙女游戏中的内容制作成本已经转化为了 AI 交互成本。而与以往乙女游戏还不不同的一点是,像 Minimax 这样已经搭建模型的公司,同时在 C 端不断积累用户数据去返回训练,其在特定场景下的交互成本会更低一些。

3、在用户层面,外界看来,乙女玩家社群和饭圈存在某种相似性。与传统的社群不同,一部分乙女玩家会事无巨细地统计每位可攻略角色的周边商品销售额以及玩家的充值总额,以此证明“自家哥哥”魅力出众;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前几年还出过“粉丝花费数十万元包下整栋楼为李泽言庆生”的新闻。

这些操作可能在传统核心玩家群体眼中显得匪夷所思。这主要是由于乙女游戏极大程度上开拓了以往的非玩家群体来玩游戏,游戏研究学者晚华曾说,《恋与制作人》某种程度上称得上是“年轻人的第一款游戏”。所以一部分玩家才会不自觉地将熟悉的模式直接套用到游戏中。

类似的情况其实在体验星野的过程中也有发生,国内的星野用户习惯将自己创造的 AI 角色称为崽崽,自称崽妈,这一称呼其实最早是元宇宙社交 App zepeto 中对捏脸角色的爱称,其实也能一定程度上印证 AI 社交产品在走乙女游戏的“老路”,在努力覆盖泛兴趣的女性人群。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星野用户将自己创造的AI角色称为“崽崽” | 图源:星野用户群

虽然被称作 AI 社交产品,但是过往 Dating App 跑得非常通畅、通过提高匹配效率向用户收费的思路,在 Talkie、Character.AI 上都不太成立。这是因为现实生活中帅哥美女是稀缺资源,优质供给少,但是 AI NPC 却可以无限多,虽然也存在供需匹配逻辑,但形式显然不同于前,新的盈利模式仍在探索,这就导致了虽然两款产品分别拥有百万、千万级别的 MAU,但是营收情况并不突出。

目前 Character.AI 提供售价 9.9 美元/月的订阅会员服务,权益包括响应时间更快,体验将多位 AI NPC 拉入群聊等功能,其实都不属于刚需的范畴。Talkie 相对创新地打造了一个“星念体系”,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 AI 卡牌交易市场。用户生成某位 AI 角色的卡牌(在 Talkie 中被称为“星念”)后可以自行定价,放到市场上交易。Talkie 主要向用户出售 AI 成图及交易所需的虚拟货币“星钻”,和包含相关权益的“星月卡”获利。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星念交易的橱窗

然而目前星念体系与用户聊天的主流程交集不多,所以用户的付费意愿也太不高。相对有趣的实际上是,“星念体系”还包含创作者激励,所有关联星念的交易中,该 AI 角色的创作者也就是“崽妈”都将享受一定比例的分红,几乎让“崽妈们”自觉成为了自家“崽崽”的推广大使,产品试图让 App 内的交易体系加速跑起来。但可以想见的是,这种模式依然的可能结果依然是加强供给,而商业化则重点卡在消费上。

百万DAU的AI社交App,正偷偷抢走乙女游戏的饭碗?

图源:星野用户群

可以说,目前的 AI 社交产品用 UGC+AIGC 基本解决了女性向内容制作的问题,但商业模式还尚在探索阶段。相较于扩大用户量级以及用户增长带来的高质量投喂数据,或许对头部产品而言,做高营收目前的优先级并不会太高,而 AI 社交产品究竟是会进一步吸纳泛兴趣女性,甚至一脚踏进乙女游戏市场,白鲸也会持续保持观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白鲸出海”(ID:baijingapp),作者:李爽,编辑:殷观晓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