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隐退三年,身价4800亿元的Google创始人出面,亲自给Gemini写代码,还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

资讯4个月前发布 hiailand
380 0 0

随着 Google 发布迄今为止最强大、最通用、最灵活的大模型 Gemini 以此正面叫板 ChatGPT 之际,近日不少人开始细细研读 Gemini 背后的技术详解论文(https://arxiv.org/abs/2312.11805),这一看不打紧,竟有许多令人意外的发现。

这篇 Gemini 论文不仅有近千位作者,占据论文 10 张页面才介绍完,还有许多人在核心贡献者名录下发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谢尔盖·布林

隐退三年,身价4800亿元的Google创始人出面,亲自给Gemini写代码,还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

据福布斯 2023 全球亿万富豪榜显示,作为 Google 创始人之一,今年 50 岁的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坐拥 4800 亿人民币身家,在全球富豪榜排名第 14 位。

隐退三年,身价4800亿元的Google创始人出面,亲自给Gemini写代码,还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

来源:福布斯 2023 全球亿万富豪榜

要知道布林和拉里·佩奇二人早在 2019 年将 Google 交棒给现任 CEO 皮查伊之后,便了事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不再参与 Google 的日常工作。如今惊现 Gemini 论文贡献名单中,也引发了不小的讨论。

有看到初代创始人回归的开心,也有对多年不写代码的布林如今还可以参与到 Gemini 项目中的质疑。实则,在亿万富翁光环下,很多人往往忽略了他也曾是一位斯坦福大学毕业的技术人、工程师。

01 科班出身的布林,亲手创立起 Google 帝国

出生于 1973 年的布林,在 6 岁时与父母移居到了美国。1993 年在马里兰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和数学学位,1995 年获得斯坦福大学硕士学位后也开始攻读博士。

要说布林的能力有多强,或许可以从他保留在斯坦福大学档案中的 1996 年简历(http://infolab.stanford.edu/~sergey/resume.html)窥见一番。

那时的他对很多技术都有研究,包括数据库、开发工具、各种编程语言。也是自从上大学后就没闲着,陆续开发了很多程序,譬如图像处理的并行算法、用于非欧几里得几何对象的可视化的可移植的 C++ 库、嵌入到任何应用程序中的宏语言库、实时系统调度算法等等;同时他还参与研究了多个项目,如涉及版权侵犯自动检测平台、电影评级平台和用于将学术论文转换为 HTML 文件的代码转换工具。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当网友查看这份简历的源代码时,还惊奇地发现布林在那时代码注释里面隐藏了一个自己对未来的“小目标”——「一个大办公室,高薪,但工作很少。经常去异国他乡旅行会更好。」

隐退三年,身价4800亿元的Google创始人出面,亲自给Gemini写代码,还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

当时的他或许也想不到,很快这个目标就从后来的 Google 公司得到了实现。

在斯坦福大学攻读研究生期间,布林遇到了研究生同学拉里·佩奇。

那时的两人在交流学习中,都对增强从互联网上积累大量数据中提取更有意义的能力感兴趣。

在这一想法驱使下,其二人展开合作,设计一种新型搜索技术,即可以根据其他页面链接的点击频率对链接进行排名。后来这个想法变成了一种链接分析算法 PageRank 得以落地,它通过对超链接集合中的元素用数字进行权重赋值,实现“衡量集合范围内某一元素的相关重要性”的目的,也是 Google 搜索引擎早期的基础算法。该搜索产品于 1996 年在斯坦福大学网络上上线。

隐退三年,身价4800亿元的Google创始人出面,亲自给Gemini写代码,还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

当然,那时他们开发的产品还不叫 Google,而是叫 BackRub 搜索引擎,简单翻译过来叫“搓背”。

之所以取这样“直白”的名字,布林和佩奇觉得该程序分析了网络的“反向链接”,以了解网站的重要性以及它与哪些其他网站相关,也相当于从背部分析,所以就叫背部按摩,即搓背。

但到了 1997 年,佩奇似乎认为 BackRub 这个名字还不够好。1998 年中期,布林和佩奇开始接受外部融资,他们最终从投资者以及家人和朋友那里筹集了约 100 万美元,并将更新后的搜索引擎命名为 Google,并创建了 Google Inc.。

进而布林成为该公司的技术总裁,佩奇成为 CEO,二人共同管理着这家历史上增长最快的公司之一。2001 年,佩奇和布林在投资者的要求下聘请了 Novell 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他接替佩奇成为 Google CEO。

2004 年 8 月 19 日,谷歌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PO),筹集了 17 亿美元,使谷歌的估值达到 270 亿美元,为布林带来了超过 38 亿美元的净收益。

2011 年 4 月,布林辞去技术总裁职务,转而担任特别项目总监。

随后 Google 规模越来越大,从收购 Android、YouTube,再到推出 Chrome 浏览器、Google Glass 原型等等,Google 早已从一家搜索巨头,到涉足自动驾驶汽车、可穿戴技术、Nexus 智能手机系列,以及涵盖人工智能、云和量子计算,甚至光纤互联网的众多其他产品和实验研究工作。2015 年, Google 重组,成立了一家新的控股公司 Alphabet,布林担任总裁。

一直到 2019 年,随着一封联合公开信的发布,布林和佩奇在“如果公司是一个人的话,他已经是一个 21 岁的年轻人,该是时候离开栖息地了…尽管长期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一直是巨大的荣幸,但我们相信现在该扮演一个骄傲的父母的角色了_提供建议和关爱,而不是每天的唠叨!”声中,双双辞去总裁和首席执行官职务,只保留了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董事会的职位,从此处于半退休状态,几乎不插手 Google 的日常运营,只是偶尔关注公司的未来发展。

02 半退休的三年间

这边,布林和佩奇的隐退让不少 Google 员工感到失落。

在 HN 上,有位 steno132 网友表示:

谢尔盖离开后,谷歌就不再一样了。之前所有员工、高管、投资者都与他分享了组织全球信息的最初信条。

在他离开之后, Google 变得像任何公司一样,每个人都试图获得尽可能多的个人财富。梦想已经死了。我亲眼目睹了这一点。

隐退三年,身价4800亿元的Google创始人出面,亲自给Gemini写代码,还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

也有 Google 前员工袒露:

通过提前退休,布林让谷歌这个还不成熟的组织彻底被董事会压垮了。我曾经在那里工作过,他离开后文化迅速发生了变化。首先是 TGIF 的取消,这是每周一次的会议,拉里和谢尔盖过去在 1600 Amphitheatre Pkwy 现场现场回答一些你能想象到的最政治敏感的问题,其次是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 (Ruth Porat) 的规则,他取消了许多人的职位。

另一边,布林和佩奇卸下了重担,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其中佩奇去了私人岛屿上隐居,布林成了“派对动物”(指经常参加派对的人)的同事,也在致力于自己实验性的飞艇创业公司和慈善等事业。

03 ChatGPT 点燃战火,布林回归

不过,作为 Alphabet 董事会成员,当 Google “有难”时,他们还是会第一时间出现。就在“半退休”的三年后,Google 在 2022 年就遇上了前所未有的一难——OpenAI 发布了 ChatGPT。

彼时 CSDN 也曾报道过,ChatGPT 的横空出世,让 Google 内部警铃大作,《纽约时报》指出,Google 甚至其在内部为此拉起了一道「红色代码警戒」(Code red),担心 ChatGPT 将对 Google 搜索引擎的未来带来巨大挑战。

也就是在那时起,Google 内部邀请回了初代创始团队布林和佩奇。

根据《福布斯》报道,今年 1 月 24 日,布林提出了访问该公司自然语言聊天机器人 LaMDA 相关代码的请求。

彼时有一位看到该请求的人士表示,布林提交了一份“CL”(“变更列表”的缩写),以获取训练 LaMDA 的数据。该人士表示,只需对配置文件进行两行更改即可将他的用户名添加到代码中。数十名工程师批准了 LGTM 的请求,即“我觉得不错”的缩写。该人士补充说,其中一些批准来自该团队之外的工作人员,他们似乎只是渴望能够表示他们已向公司联合创始人授予了代码审查批准。

04 从外部质疑到内部认可,布林成为很多技术人的楷模

自此之后,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受邀之后的布林经常出现在 Google 总部,甚至待到凌晨 1 点,助力 Google 攻克人工智能。直到现如今出现在 Gemini 论文贡献名单上,才被外人所知晓其最新动向。

不过,对此也有用户表示怀疑,指出「Gemini 论文归功于 700 多名贡献者,而在布林名字的上方还有一位语言包容性项目经理的名字」。

没想到的是,这条质疑的评论刚发布后没多久,不少知情的 Google 内部员工出面为布林“正名”。

一名 DeepMind 员工表示,“论文中的名字顺序是随机的(除了前六个拼写为“Gemini”的名字)时,情节变得更加复杂。谢尔盖基本上每天都和我们在一起,经常结对!”

隐退三年,身价4800亿元的Google创始人出面,亲自给Gemini写代码,还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

另一位谷歌 DeepMind 高管 Enrique Piqueras 也回复道,「当他开始为 Gemini 提供帮助时,我与他的第一次真正/长时间的互动是在办公室呆到凌晨 1 点,盯着 Colab,修复了一个棘手的数字错误。他在几分钟内就掌握了我的代码。顶级工程师、科学家,很高兴与您合作。」

隐退三年,身价4800亿元的Google创始人出面,亲自给Gemini写代码,还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

凭借热情,布林在 Google 需要的第一时间便选择了回归技术。而作为技术人,布林无疑也是极具领导力的典范。还有人评论道,「一旦爱上了代码,此生离不开 Bug」,要是没有布林,或也不会有如今的 Google。

最后,即使有钱如布林这样的亿万富翁依然在手搓代码,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参考:

https://www.moneycontrol.com/news/trends/sergey-brin-is-core-contributor-to-gemini-googles-largest-ai-model-peak-technical-founder-11868241.html

https://www.theverge.com/2019/12/4/20994361/google-alphabet-larry-page-sergey-brin-sundar-pichai-co-founders-ceo-timeline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CSDN程序人生”(ID:coder_life),整理:苏宓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