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资讯1个月前更新 hiailand
738 0 0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导读】谷歌DeepMind合并后,内部貌似仍存在不和,创始人Hassabis疑似对公司AI发展感到不满,并面临挑战如何平衡深度研究与为谷歌产品提供支持的任务。

谁能想到,谷歌大脑和DeepMind的「联姻」,内里竟然千疮百孔、同床异梦?

去年此时,被OpenAI压在地上打的谷歌干脆破釜沉舟,把两大最强机构谷歌大脑和DeepMind正式合并。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如今一年过去了,理想中的最强合体不仅没实现「1+1>OpenAI」的效果,反而愈加貌合神离,员工抱怨重重。

Hassabis深感不满,怨气冲天

三月初,谷歌顶级人工智能执行官Demis Hassabis在经历了几周的挫折之后,试图重新振作团队的精气神。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当时,谷歌刚刚发布了一款聊天机器人Gemini,由Hassabis团队为其提供技术支撑。

原本以为这是谷歌向公众展示自己可以赶超OpenAI风头正劲的ChatGPT的绝佳机会。

然而,Gemini的表现却不那么给力,因其对用户的提问做出包含种族主义的回答而招致公众的嘲笑。

这让本就处于水深火热的谷歌,更加处于舆论的漩涡。

谷歌内部「积怨」久矣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一次会议上,Hassabis表示后续对于此类问题的解决,谷歌的员工需要做好内部沟通的配合。

早在之前就有报道称DeepMind拒绝与谷歌大脑分享代码,并且两个部门虽然合并为Google DeepMind,但是各自的负责人也是互不隶属,互不干涉。

由此看来谷歌内部的不和谐由来已久。

(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商业化压力与人才竞争

Hassabis在拥有18.2万人的谷歌也难以适应新的环境。

DeepMind曾经在谷歌内部具有非同寻常的独立性,因此这也可以让他一心一意地从事人工智能研究,而不必考虑其研究成果的商业化问题。

但是现在,Hassabis却顶着巨大压力,因为他必须与其他领导者更密切地合作,把DeepMind的技术转化为商业产品。

与此同时,OpenAI继续不断地从谷歌挖走人工智能研究的关键员工。

据相关人士透露,Hassabis曾抱怨谷歌的薪酬制度很难阻止研究人员因OpenAI优厚的薪酬待遇而离职。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DeepMind后面采用一种特殊的股票池的方式提高研究人员的薪酬,然而能否较好解决人才流失问题,目前还未可知。

下表显示了直接负责Gemini开发的36人,这也反映了自去年8月The Information公布项目负责人名单以来的许多离职情况。

包括Ioannis Antonglou和Amelia Glaese在内的许多高层人员最近都加入了OpenAI或自己创办公司。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此外,Hassabis还因媒体对一些重大离职事件的大量报道而心生不满。

谷歌人工智能团队的挑战

2022年11月,发布ChatGPT时的轰动震惊了谷歌。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多年来,谷歌一直运营着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机器学习团队。

谷歌大脑(Google Brain)是构建语言模型的先驱,它提出的Transformer,是OpenAI用来创建ChatGPT的技术。

同时,DeepMind打造的人工智能也在国际象棋和围棋等游戏中大显身手。

但是,这两个团队经常在共享代码和计算资源等方面发生冲突。

古人云:「人心齐,泰山移」,那人心如果不齐,自然就无法达到想要的结果。

因此这两个团队都没有产生像ChatGPT一样让互联网炸开锅的产品。

在OpenAI聊天机器人发布几周后,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指示谷歌大脑和DeepMind的管理者,不能再像之前一样各自为战,而要合作开发一个人工智能模型,并将其命名为Gemini。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与此同时,Pichai开始准备迈出更大的一步:合并人工智能部门。

但当时Hassabis似乎对这样的合并并不感到兴奋。

他表示,不确定自己是否愿意领导合并后的部门,并且他还考虑过离开谷歌,筹集数十亿美元再成立一个新的研究实验室。

因为这样会给他一个全新的开始,让他摆脱日益耗费他时间的组织政治。(Carl否认Hassabis曾考虑离职)。

但是,当Pichai在2023年4月下令合并成立Google Deep Mind时,Hassabis反而成了该部门的新领导。

在当月的一次会议上,他向员工介绍了要合并的事,并强调了合并之后DeepMind员工可以获得更多的服务器资源和两个团队研究人员合作的机会。

不过,据参加会议的人士称,他在会议上的平淡表达还是给其他人留下了他对合并并不热衷的印象。

据说,让许多谷歌研究人员感到震惊的是,就在几个月前,Hassabis还试图将DeepMind和谷歌大脑之间的合作限制在Gemini项目上。

合并并没有让谷歌的人工智能团队变得跟预想的那样和谐起来,有时仍会因资源问题发生冲突。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谷歌将员工从对人工智能的探索性研究转移到了Gemini项目上,使该项目的员工规模增长到了约1000人。

与此同时还关闭了一些其他的人工智能项目。

这就导致了组织内部幻灭感的产生。

恨铁不成钢

从理论上来说,Hassabis拥有击败OpenAI所需的一切要素。

尽管OpenAI和其他公司试图挖走他的团队,但他麾下仍有许多世界顶尖的机器学习研究人员,并且他还负责监督一支团队将DeepMind的科学进展整合到Gemini中。

DeepMind还拥有庞大的谷歌数据中心网络和数十亿谷歌产品用户,可以向他们推广其新的人工智能产品。

有报道称如果谷歌与苹果公司就Siri等iPhone功能的合作达成了协议,那么就能让其产品接触到更多的用户。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但是,迫于展示人工智能进步的压力,导致Hassabis和他的同事们夸大了他们工作的能力。

在去年十二月,谷歌期待已久的Gemini发布后,批评者称其视频演示具有误导性,从而影响了大家对该技术的赞誉。

这段视频里声称该模型能做到实时响应语音提示,但现实却是,它是在延迟状态下运行的,而且生成响应的提示语也与视频中所展示的不尽相同。

Hassabis曾表示,他希望这次演示是「有抱负的」,能展示出这项技术最终实现的具体目标。

而结果却并不如人愿。

另一项研究突破AlphaGeometry也招致了类似的批评。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今年1月,DeepMind在一篇博文中称,该人工智能系统可以解决「接近人类奥林匹克金牌得主水平的复杂几何问题」。

但研究自动推理的纽约大学教授Ernest Davis表示,这篇博文并没有提到它的所存在的重大局限。

例如,DeepMind的人工智能只能处理二维几何图形,无法理解面积。

DeepMind最早的投资人之一Frank Meehan认为,这些争议一直在分散Hassabis对AGI研究的注意力。

并且OpenAI已经开始「根据文本提示生成令人难以置信的视频,而谷歌却还在一些图像问题上兜圈子」。

这情况很可能是「持续挫败感的来源」。

强化研究主导,追求纯粹AI影响力

不过最近,Hassabis进行了一些组织变革,以恢复谷歌内部纯粹人工智能研究的影响力。

今年3月,Hassabis调整了他的管理团队,让更多的研究主管可以直接向他汇报。

Pushmeet Kohli、Raia Hadsell和Zoubin Ghahramanan都是谷歌负责人工智能不同研究领域的高管。

现在他们都直接向Hassabis汇报工作,而不是向Koray Kavukcuoglu汇报工作(Koray是负责管理Gemini项目的Google DeepMind首席技术官)。

在一份声明中,DeepMind发言人Amanda Carl表示,谷歌大脑和DeepMind的合并进展顺利,它们的重组更有助于提高效率。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并且说明,Hassabis在全体员工会议上发表的评论的目的是在于澄清DeepMind在开发过程中所参与的工作,而不是指责。

同时,Carl还否认Hassabis对新的工作方式感到不满。

近30年来,DeepMind一直是他的梦想,而谷歌仍然是实现我们使命的最佳合作伙伴。

谷歌的新思考:如何迈向下一波人工智能产品

Gemini项目现在有一个专门负责代理的团队,即可以自动执行计算机任务的软件。

据一位参与该项目的人士称,该团队包括Adept的联合创始人Anmol Gulati(Adept是一家开发人工智能代理的著名初创公司)。

但由于竞争对手的抢人,DeepMind也失去了一些在该领域工作的干将员工。

Daan Wierstra是DeepMind的一名高级计算机科学家,在谷歌收购DeepMind之前就加入了DeepMind。

然而今年早些时候,他离开了DeepMind,加入了Holistic,这是一家由前DeepMind研究人员创办的一家代理初创公司。

在技术方面,DeepMind虽然缩小了与OpenAI的差距,但这种差距却并没有消除。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从某些指标来看,Gemini的表现要好于OpenAI的GPT-4,但OpenAI的模型早在几个月前就已问世,这让它抢占了先机,得以收集更多的数据,创建更好的模型。

目前,OpenAI的人工智能生成视频服务Sora也令业界惊叹不已,Hassabis认为谷歌要想在这个领域赶超竞争对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静观其变,AGI或指日可待

一位曾经参与Gemini研究的人员表示,为了更好地衡量实现其长期目标情况,DeepMind的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专门针对AGI的新基准。

谷歌大脑DeepMind「婚后」貌合神离,Hassabis怨气冲天,1+1<1

另一位研究人员说,除了为谷歌产品提供助力外,他们还希望Gemini能帮助他们完成另一项任务:提出新的方法和算法,以改进他们的研究。

纽约大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Gary Marcus曾将一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出售给Uber。

他相信,Hassabis能够在DeepMind的研究方向和其为谷歌产品提供动力的新任务之间取得平衡。

「如果说谁有能力把新事物塑造成他想要的样子,那可能就是他了。但这也是一家大公司。压力是存在的。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information.com/articles/googles-demis-hassabis-chafes-under-new-ai-push?rc=epv9gi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智元”(ID:AI_era),编辑:flynne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